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bet9娱乐场

【博鳌亚洲论坛2022年年会】“元宇宙”离我们有多远?

来源:原创 编辑:admin 时间:2022-05-25 17:47
分享到:
html模版【博鳌亚洲论坛2022年年会】“元宇宙”离我们有多远?

2022年4月20日-22日,博鳌亚洲论坛2022年年会在中国海南博鳌举行,主题为“疫情与世界:共促全球发展,构建共同未来”。元宇宙是整合多种新技术而产生的新型虚实相融的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将塑造现实与虚拟世界的全新互动方式,蕴含着社交、生活、游戏、办公等场景变革的巨大机遇,将成为下一个全球性的科技风口。当前元宇宙产业和市场整体上还处于早期阶段,移动通信、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底层架构性信息技术还会出现哪些新突破?如何实现更丰富的应用场景?着眼于元宇宙可能给人类社会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如何延展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治理规则,加强元宇宙前瞻性治理,以防范潜在的诸多风险?年会期间,在《“元宇宙”离我们有多远?》分论坛上,与会嘉宾对上述议题进行了深刻的讨论。

以下为分论坛《“元宇宙”离我们有多远?》文字实录:

主持人:大家上午好!我会拿英文主持这个论坛,我的中文是第二语言,请大家都包容,所以需要同传的请戴上同传耳机。我们很多嘉宾已经上线了,嘉宾们,大家上午好!

大家早上好!欢迎大家来参加我们今天这部分的讨论,我的名字叫王冠,我是这个分论坛的主持人,我来自CGTN的英语主持人。我们今天的主题是元宇宙,元宇宙是很热的概念和主题,“元宇宙”是什么概念?我们到底应该怎么界定它呢?但是元宇宙的确已经来了,我们用新的钱购买虚拟的资产,有很多人用了真钱购买虚拟的产品,元宇宙社会已经到来了,这个是我们现在的状况。但是参加这个会议之前我也研究了一下元宇宙的趋势。

从全球的角度上,包括中国,你可以看到这个主题是非常流行的。所以我发现根据全球搜索的趋势以及国内搜索趋势,两者都是一样的,所以我相信在去年下半年元宇宙这个概念开始爆发,尤其是去年秋天开始。尤其是10月、11月份,人们对元宇宙兴趣急剧上升,可能有一些大型的技术公司把自己的公司改为与元宇宙有关的名字,所以从那个时候人们开始对元宇宙感兴趣,缓缓开始降温,即便如此兴趣度还是比较高的。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元宇宙”这个概念把它分离一下,有七个最主要的地区对元宇宙是非常有兴趣的,请大家允许我多说两句,在座的听众不是很多。首先我想让各位听众稍微参与一下,你们觉得元宇宙的第一个热点区域是什么?在元宇宙概念中,最热的领域是哪个领域?

听众:上海。

主持人:大家说上海,大家同意吗?元宇宙最大的兴趣点是上海,你们同意吗?

戴璞:我也希望元宇宙在这个领域能够发展。

主持人:沈威,你觉得呢?

沈威:我不清楚这个封锁的状态是不是元宇宙。

杜兰:我想袁辉先生住在上海,应该听听他的想法。

袁辉:上海刚才有朋友会喊出来是像头条新闻一样,元宇宙如果谈一个世界的话,每天的新闻会不一样,这里面的热点会不断的变化。

主持人:这个当然不错。田奇,你觉得元宇宙的兴趣点在哪里?

田奇:深圳。

主持人:田博士来自深圳,所以在中国最有兴趣的点在哪里?我不知道为什么要选择头七大地方,第一是上海,第二是对元宇宙感兴趣的是广东深圳,可能也一点不意外,因为大湾区是比较热门的区域,第三是首都北京,第四是浙江,可能也没有出乎大家意料,第五是江西,第六是四川,这对我来说有一点意外,这是内陆的省,对元宇宙非常感兴趣,第七是山东省。

这些基本上都是沿海省,只有一个内陆省,上述讲到的地区是元宇宙头七大地区。“元宇宙”离我们有多远?我们进行一个讨论。接下来我先介绍一下我们这一场分论坛的嘉宾,他们分别是:

罗兰贝格全球管理委员会联席总裁戴璞;

科大讯飞(002230)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杜兰;

英伟达全球副总裁、亚太区专业可视化计算机总经理沈威;

华为云人工智能领域首席科学家、IEEE FELLOW田奇;

小i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袁辉;

欢迎大家!希望大家都一起参与我们这个分论坛。大家的群体智慧可以让我们学到很多东西。接下来我们看一下这部分的主题是我们离元宇宙到底有多远?元宇宙是否能够实现?这种无缝实现虚拟和物理的在未来十年甚至是五年之后,你觉得这个无缝的连接大概是多少?10年的有多少?只有一两个人举手。15年呢?有2个人,15年以上有更多人认同,更多人认为是15年之后。超过15年那个时候的技术会不断的发展,所以大家认为差不多超过15年之后才会有无缝的连接,这个是提供给听众的一些背景。

第二个问题提给观众的,谁对元宇宙特别兴奋特别感兴趣的有谁?现场有8位观众举手;谁对元宇宙完全没有兴趣没有兴奋?有2个观众。其他没有举手可能不太清楚,因为大多数人对元宇宙都是比较兴奋的。接下来我们进入讨论环节。问题是宇宙、元宇宙,看一下现在的趋势,元宇宙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的,你认为现在达到风吗?

戴璞:我认为已经大家比较高的高峰了,但是还没有完全大的高峰,我在上海今天早上还出不去,我在家里用Keep来健身骑车,一般我在外面骑车,对于我来说用App来健身像一个游戏,给我沉浸式的体验,同时可以跟同事一起竞争、竞赛,元宇宙已经到我们身边了,它也是比较热门的,到了一个高峰的热门。有人会把它作为炒作的概念,包括AI、5G、物联网、工业4.0、IoT等等这些所有的新概念,都是一轮一轮的技术波浪,他们每次来的时候不管是不是炒作都会有很多热的事情进来,热钱开始滚入,包括美元等等。相信元宇宙可以看到很多的钱进来,可以看到引起了大量的涟漪效益,同时也促进了它的产业和实施,可以看到相关的活动、模拟、相关的见面以及人工智能等等,他们不是真正的炒作,他们真的已经在市场上出现了,并且存在了,所以会有真正的体验了。所以这些都是非常真实的工业的公司知道的另外一层的技术,也许对于元宇宙而言,也是类似于之前提到的概念,但是能够促进工业4.0,工业电子化的发展,因为我们知道元宇宙有很多特点,这些特点和工业紧密相关,包括一些工业上的实际操作等等,在数字世界里面大家也可以看到有很多操作空间、操作环境,对于行业而言,不是一个新的实践。我们现在出现了数字孪生,还包括整个价值链的生产、新的模型、ERP、工程编码、计算机设计、2G、3G,现在发展到了4G、5G,现在也开始在数字孪生里面进行模拟。包括一个物体、机器,不管是什么样的东西,我们都可以进行数字孪生的模拟。所以元宇宙会加速这些技术的发展,因为有很多数据,工业互联网和智能化产生了很多数据。

我们刚才谈到了山东省,山东的确我们看到工业里面有很多先进的技术。另外,元宇宙能够把产生到的数据融合到模拟当中,让模拟更加接近于现实操作并接近现实操作的实施。不管怎么样,元宇宙已经到了,它可以加速工业4.0以及其他技术的发展,可以更好地适应消费者市场。这是我的观点。

主持人:它不是一个操作,它对工业互联网等等都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您认为元宇宙有多远?想让元宇宙成为主流的话会有多远?元宇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状况?从科大讯飞的角度来说。

杜兰:大家好!我是杜兰,作为人工智能的从业者我们也是非常关注元宇宙的发展状况,长期以来,我们对元宇宙抱有很美好的预期,不仅像科幻大片里面出现的各种想象变成现实,更重要的是元宇宙可以虚驻实推进生产力,元宇宙的未来大家都在关心,元宇宙到底会让现实的世界更加美好还是会让我们沉迷在一个虚拟世界的元宇宙,这个取决于我们的初心想怎么样,我们每一步的抉择想怎么样。作为中国科技企业的代表,我们认为应该在这方面有更多的担当。短期来看,在元宇宙,我们认为机会和泡沫并存,我们看到元宇宙有一些场景,的确有很多短期的机会。比如说像疫情,就会催生元宇宙远程办公场景和远程教育场景,像游戏社交是元宇宙的一个场景。现在创业者的盛宴和狂欢会产生元宇宙的泡沫,我们认为是技术发展的规律来讲的,我们把元宇宙放在技术的边界来看的,只有认识技术的边界,我们才能看清楚元宇宙的现状,才能想象未来能够发展到哪一步,我们一般来说看技术的成熟路线就可以看到元宇宙现在所依赖的技术都有它的发展曲线,在这样的一个曲线里面我们会看到好像元宇宙里面常用的AI驱动创新以及去中心化金融等等,都是在一个初期往膨胀期上升的路线上,像数字孪生以及NFT等热门的技术已经到了期望膨胀期的顶端,像增强现实技术和混合现实技术,已经走出了环面期向技术期发展,通过技术的分析来看,包括元宇宙需要的基础设施算力等都是制约的因素。同时,元宇宙中间需要的应用和内容开发门槛都是非常高的,当下是处于萌芽的阶段。

我们认为成就一个国际领先的技术不会是一蹴而就的,任何一项技术从研发到产业落地需要5-10年,我们要有一个前瞻性的思考和长期的心态,对当下元宇宙的发展希望它能够更加安全、健康、更加向实而生,我们也是希望能够防范各种风险,引导元宇宙助力民生的发展。谢谢!

主持人:非常感谢。的确谈到了元宇宙不仅仅是能够促进线下的生产,但是也会有一些泡沫的可能性存在,也是关于我们有这种投资人的信息,比如说今年和去年的一些数字信息,他们预计未来元宇宙中国的市场就能够达到8万亿美元的市场,所以这也是元宇宙这个行业的体量,我们谈到元宇宙的时候未来是有一个巨大潜力的领域,包括比如说像VR的头戴设备,我们这个东西肯定能够进一步成熟的,现在的VR眼镜过于笨重,威廉在游戏之外以及虚拟现实之外,您觉得未来元宇宙还有什么样的场景可以综合虚实。

沈威:第一个是数字孪生,透过三维、3D和AI的技术,比如说合成、促进生成、SDG,我们可以在虚拟世界实现基于物理规律的仿真以及精确的模拟。

第二个在国内我们看到了一个非常蓬勃发展的现象,就是数字人。我们也看到这个产业碰正在蓬勃发展,我们可以看到内地有一个数字孪生和数字人在做建设节目的主持。

另外,我们想跟大家分享一下英伟达的概念,元宇宙是一个概念,是互联网世界的推演,也就是虚拟与现实的连接。我们认为元宇宙是有规则的。

元宇宙是整合多种新技术而产生的新型虚拟相融的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将塑造现实与虚拟世界的全新互动方式,蕴含着社交、生活、游戏办公等场景变革的巨大机遇,将成为下一个全球性的科技风口。

当前元宇宙产业和市场整体上还处于早期阶段,移动通信、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底层架构性信息技术还会出现哪些新突破?如何实现更丰富的应用场景?

着眼于元宇宙可能给人类社会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如何延展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治理规则,加强元宇宙前瞻性治理,以防范潜在的诸多风险?

第一,元宇宙是概念不是一个地方;第二,元宇宙是网络的网络;第三,元宇宙是一个互联网三维的具体表现;第四元宇宙是开放的,是可以互相操作的,沙龙国际手机;第五,元宇宙不依赖任何的硬件;第六,元宇宙跟互联网一样需要开发者、艺术工作者跟企业一同来搭建。没有人能够控制元宇宙,因为英伟达作为世界领先的科技公司,我们从工程的角度看元宇宙这个概念,也就是一个透过三维设计以及模拟来引领的三维、3D的世界。具体做法,英伟达创建了一个平台赋能3D三维工作流,将传统专业视觉产业相关的3D工作流给连接起来。因而奠定了这些产业发展和数字孪生的技术。应对下一代的人工智能AI的技术发展,所需要的数据量大到几乎不可以用传统的方法取得。这些数据取得的唯一方法就是透过合成数据生成,也就是SDG,就是要让人工智能训练下的模拟能够在真实世界取得成功,AI的成功是智能训练环境,必须跟真实世界融合,也就是说遵循物理原则并达到物理的精确性是完全必要的。这就是我们创建RNVS的目的,就是借助英伟达搭建并模拟一个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相融的世界。谢谢大家!

主持人:我们在中国的“两会”有一些虚拟和现实的环境,15年后的博鳌亚洲论坛你们可能就跟一个虚拟的主持人在互动了。这当然只是我的一个想象,谈谈虚拟人,实现了一种混合性的技术,元宇宙会综合许多不同的技术,比如说数字孪生、虚拟人类以及深度学习、人工智能等等。你所做的工作是去做一个非常大的模型,定义人们的无感,在元宇宙里面重现。

田奇:从更逼真到更智能为元宇宙构建元宇宙的智慧大脑,人类可以上天入地,可以探索物理的宇宙,在虚拟世界可以构建虚拟的宇宙。过去20年由于图像等技术的巨大进步,其中一些代表公司英伟达等都做出一些巨大的贡献。元宇宙现在发展的状态,借用中国古代的神话故事盘古开天辟地,我们具备初步的能力。接下来更重要的是女娲造人,这个人是数字人。外形上数字人要做到以假乱真,数字人的智能,分两个层次,第一个是感知智能,第二个是认知智能。

第一个感知智能化来说,感知智能指的是信息的理解和生物的本能,像一个大猩猩的智能,视觉上大猩猩可以理解周边的环节,行为上有一些自发的行动。比如说去休息、觅食,语言上可以理解或者是听懂简单的指令,思维上有一些情绪的表达,笔触说开心或者是愤怒。我们指的数字人的感知智能,如果结合一些特殊的传感器,我们认为它可以超越人类的智能,比如说千里眼、顺风耳。

第二个是认知智能,人类有别于其他智慧生物的能力,信息的融合、信息的创造、信息的推理等等。人们可以理解周边环境的相互关系以及相关的材料,更加多样性和长期性。比如说我们坚持跑步和学习,从语言上来讲可以更加自如进行多轮对话,思维上有独立的个性、完整的世界观。所以我们要为数字人赋能上面所说的广泛智能,确实有非常大的挑战,因此,我是做人工智能的,所以在这个领域,我认为有一个较大规模的预训练模型,简称“大模型”是一个值得探索的方向。大模型是海量参数的神经网络,用海量的数据,比如说互联网上所有的图像数据去驱动模型,去认知理解这个世界。过去两年我们也做了一些尝试,在华为云我们构建了像智能语言大模型、视觉大模型、多模态大模型,并在一些智慧工厂、智慧城市、智慧云销等都有一些具体的落地,这些是初步的尝试,这些能力可以作为基础来构建我们数字人的大脑。我们讲的这个大模型赋能数字人的五官,比如说我们语音大模型就类似于听,自然语言大模型就是说,视觉大模型就是看,这是人类智人。比如说超越五感,有第六感或者是第七感,因此我们努力的方向希望在这个大模型的根基上不断耕耘,推进数字人大脑不断优化,使之技术成为元宇宙真正点睛之笔,为数字世界带来更多的生机和活力。不光是数字人,还有元宇宙其他的技术部件。

今天的论坛是元宇宙,元宇宙的关键词语物理世界与数字世界的融合,一个是物理世界的数字化和数字世界的现实化。比如说我们现在在做的数字地球,我们可以实时模拟海浪波浪的高度以及台风的轨迹等等,做这个模拟的目的希望能够提前预防,防止灾害的发生。

刚才讲到的数字人怎么赋能它的五官,从语言、视觉以及其他的感官做一些系决,语言上希望能够跟数字人交流沟通,希望虚拟人可以理解这个服务,而且希望这个交互和服务是基于术语的,不同的数字人有不同的个性。如果有效的神经网络很难做到这一点,我们用海量的语料,可能是互联网所有可以收到的信息,微博、国家图书馆等等出来的信息来训练一个大模型,这个从技术上来讲是很困难也是比较耗时的,有了初始化的大模型以后,我们再用定制化和个性化来微调,来完成数字人赋予他对话的能力,这就是大模型赋能语言。

第二,视觉能力,比如说我们中文有一个成语叫察言观色,我们希望跟虚拟人进行交流的时候可以观察自然人的神态或者是表情来揣摩我的心情好不好,结合刚才的语言模型、语言能力,给出一个更具人文关怀的回答。同时我们也希望数字人能够不断学习和成长。如果给他海量的图像和视频,希望他能自己去学习更多新鲜的事物,因此,在这个过程当中如何从海量的图象当中识别,视觉大模型是必不可少的。

最后,我们谈到的AR和VR领域用传感器模拟人的感官是重要的部分。行为、触觉、听觉甚至是尽量的味觉、嗅觉,通过传感器从感知信号转变为结构化的信号,有了结构化的信号或者是信息,对人工智能或者是大模型讲就有用武之地,就可以把它转变为可以理解的语言信号。

我们有这些海量的知识如何进行组织,如何形成知识图谱帮助人们进行复杂的决策或者是复杂的动作行为,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认为这个大模型是大规模应用模型,这个组织的神经网络是值得探索的一条道路。

主持人:谢谢田总,你的确是太多抛砖引玉地营养了。针对前沿的领域而言,尤其是元宇宙而言,刚才谈到了很多不同的技术,可以让我们未来赋能元宇宙。袁总怎么看?

袁辉:首先我们论坛的主题是“元宇宙”离我们有多远?现场做了调研,大部分人认为元宇宙是很远的话题。我是坚定的元宇宙支持者,6、7年前我们谈人工智能的时候,很多现场调研的观众大家也会觉得人工智能非常远,普通的人一听人工智能就会想到变形金刚和大白,今天一谈元宇宙就会想到是不是在虚拟世界完全融合才会看到元宇宙。不管是元宇宙还是人工智能,我们在心里都有一个终极目标的界定,但是那个目标需要一点时间,但是不能代表这样的状况我们需要等到10年、15年才能看到。

我今天的观点很明确:元宇宙会在三年内就会爆发。为什么会爆发?移动互联网当时爆发有两个关键指标,智能手机当年的出货量超过1亿台,终端内容跟上然后将智能手机价格降到1000元以内,中国老百姓(603883)手上就有智能手机,我们手机上的App和内容就会大量涌现,这是移动互联网相比互联网大爆发。苹果的Iphone在2007年发布以后,元宇宙的主要终端是VR和AR的终端,去年VR、AR终端的出货量是接近两千万台,今年会到五千万台,2023年会到1亿台,在终端规模普及之下,我们服务内容就大量在涌现,所以我想告诉大家的观点是元宇宙离我们并不会太远。今天在座六位嘉宾或者是听众,你们家里的VR和AR的设备眼镜不会很多,今年会有越来越多朋友们在家里拥有这样的设备。元宇宙离我们不是遥远的时代,而是很快会发生的。

元宇宙又包括产业元宇宙和消费元宇宙,刚才讲的AR和VR是消费元宇宙得其中一部分,也会应用产业当中。去年我在公司内部或者是业内不断谈元宇宙的时候有很多朋友会问我,小i准备On in元宇宙了吗?我说小i我们是拥抱元宇宙的,因为元宇宙是超过了过去所有业态的融合,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行业的简单变迁,我们一直在宇宙当中,我们今天从新的角度重新诠释这个事情。我坚定地支持元宇宙,而且元宇宙很快会到来。这是第一。

第二,我们今天在中国,在亚洲,我的观点是中国元宇宙迫切需要以最快的速度追赶世界元宇宙的发展。我们曾经在移动互联网是处于领先的有时候是元宇宙各个方面的原因,我们现在相对比欧美落后,所以我们在即将爆发的新时代要加快脚步。

第三,包括刚才很多嘉宾,包括我们经常会听到很多关于元宇宙的演讲,大家谈的是产业、行业各方面。我的观点:元宇宙并不是简单的技术升级或者是产业的发展或者是一个物理世界向虚拟世界转型的过程。元宇宙最大的价值是推动人类重新认识世界,是一种觉醒重新认识的过程。为什么这样讲?小i做人工智能有18年了,过去我们在博鳌亚洲论坛一直谈人工智能,我作为人工智能从业者我对人工智能是略有悲观的,包括最近俄乌战争当中使用了AI的载人武器,今天最大的挑战不是俄乌战争的问题,元宇宙让我看到了新的机会,如果没有元宇宙我们只是顺着人工智能发展的话,我们人类有很大的挑战,对于人类来说会不会有变形金刚的终极挑战。

为什么这样讲?今天我们体验元宇宙,我们可能戴着VR和AR沉浸式去感官体验,这种体验比较割裂,你的大脑虽然在沉浸的环境当中,不可避免你会碰到桌子和电脑,你会知道你还有现实,你在一个虚拟世界当中。有很多人看过《头号玩家》,你可能会戴上眼镜、头脑和穿上皮肤,就像在梦境当中。当你把眼镜、手套脱下来的时候回到现实世界,你会产生很大的疑问,这个世界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这就会让人类产生问题之后,会重新认识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这个才是元宇宙最大的价值。这个过程也许需要一点时间,但是这才是元宇宙对人类最大的意义。

主持人:谢谢袁总。非常独特的角度,真的是很有意思的讨论,我们看到元宇宙在不断的发展,袁总说三年会到来,他提到很多关于元宇宙的哲学性的问题。因为你是强烈元宇宙的支持者,我想问袁总,元宇宙是不是对于人类文明而言是更大的乌托邦呢?能不能从这个角度上也给大家介绍一下?在此之前,我想问一下元宇宙是否可以赋能中国发展?成为新的增长点,从而推进经济的增长?

戴璞:谢谢主持人。刚才我谈到了元宇宙可以加速工业现代化。在此我想谈一谈中国经济,刚才提到的,它有两个新的亮点:一是去碳化;二是城市化。

作为社会而言,这是社会所需要的两个进展。中国工业的竞争性在这个过程当中有可能尤其是在面临去碳化过程当中会损失自己的优势。因为比如说通过去碳化,由于去碳会转移到其他地方,对中国的出口会造成一些影响,因为中国作出了减碳的承诺。

第二个是城市化,基于劳动力是众多要素的发展。所以很明显,从设计的优化、规划的优化,通过模拟来规划结构等等,还有,你可以在任何一个小型的地方一遍一遍进行模拟,使用参数来模拟,其中一个参数就是碳足迹。所以,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能够使用模拟技术,随着数据升级起来,所有的数据都收集起来,放到我们模拟操作当中,这个效果会非常好。所以我们需要额外赋能的价值,带来价值的这一层,这样可以在模拟过程当中一遍一遍不断进行模拟,所以会看到一些新的设计或者是街区的设计等等,通过一次一次数据不断的模拟都可以实现更好的计划和规划。有很多大的公司,工业设计和企业、城市设计里面都在使用这些技术。

我们在青岛也在利用这个数据,也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案例。如果使用数据技术,使用数据模拟和数字孪生来减少这个区域的碳足迹以及如何进行一些新的厂房设计、规划等等,在城市规划当中,在工业设计过程当中,我们的数字孪生可以完全帮助我们优化我们的能源使用,之前也提到了这一点。

出行是另外一个领域,使用数字的模拟,我们可以开发出一些全新的出行方式。像前面所说的那样,最好的碳是我们不去有任何碳的消费,我们能够减少出行。就像之前有同事说的得那样,我们希望能够进入一个更好的沉浸式的环境当中,无论是去工厂还是进行测试,我们模拟是完全基于物理的环境,包括基于化学以及生物特质的模拟,可以模拟整个环境,全元素的环境进行相关的规划,能够实现去碳化。我们觉得,实际上我们可以通过元宇宙的方式促进我们的生产力,提升我们的生产力,我们如何去理解数字资产?我知道在这种游戏环境之中,娱乐环境之中,还有数字销售的环境之中,比如说我可能是一个化身,你可能是数字货币,你可以用这些东西去买别的东西,可以买数字艺术,什么是真正工业界的数字资产?数字资产可以基于数字化的模拟一个工业产品,我们能够去把工业互联网、工业物联网帮他进行一个全元素的模拟。就像真实世界的物体一样,会有相关的功能都能够实现,我们就可以实现各种各样的优化。

最后,我们就可以实现的是生产力的大幅度提升,我们可以想象这种数字资产不仅仅是对于一个工厂的数字孪生,而是可以进行各式各样的模拟,从一个小的工业的零件,也可以将这些小的工业零件组装成一个大的机器,甚至对于整个工厂的一个模拟。所以,这已经是我们未来发展的一个蓝图,可能是3D、4D的一些模型。他们是可预测的有的是不可预测的,有一些相关的温度、湿度、空间质量等等,比如说像飞机,我们知道,在机翼上可以更好地去模拟飞机机翼边的吞流效益,这已经完全被进行数字化的模拟了。比如说像空客他们会进行全数字化的模拟,预见各种各样飞机在日常飞行当中预见的各种问题和可能性。我们可以预见很多的可能性,可以精确预测,规避我们的行为,更好地管理我们的生产。

主持人:谢谢戴璞。元宇宙可以增进我们的生产。杜兰,能否可以谈谈我们如何使用“虚”去帮助“实”,比如说如何帮助实体经济,同时也是促进人们的生活,提升人们的生活水准,你怎么看呢?

杜兰:我们之前谈到人工智能,谈到机器人和元宇宙,谈出来的愿景都是像科幻片一样,多久实现不一样,有很多公司像基因突变一样,做什么都不管。像马斯克4月份的演讲一样,5年前他可以预测特斯拉从洛杉矶开到纽约,他预测失败了。所以我们说元宇宙更多要从技术的角度出发,对我们今天所处的位置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再来谈未来。刚才大家谈到的观点我认同,对于技术的愿景我比较乐观,虚拟世界和虚实结合会改变我们生活、生产等等方方面面的问题。当下从移动互联网的时代,确实在游戏和社交方面率先获得了突破,我想元宇宙同样会在这样两个领域进行突破。但是与此同时我们更加应该积极探索虚实结合以及以虚助实的元宇宙,推动民生的元宇宙着重发展。在这个领域上,我们需要通过各种各样的技术,因为不管是人工智能还是虚拟技术,它的基础还是我们的技术,这个技术是为了真实世界的需求满足它的服务,数字化生活的每一项场景和应用,都是建立在一个坚实的基础上,从我们自己公司探索的路径上来说,比如说我们现在推出一个超脑2030年的规划,我们第一步是打造陪伴虚拟,然后再到仿生机器人然后最终打造陪伴家庭的虚拟机器人。在很多时候不能照顾老人、陪伴小孩和做家务,这个要虚实结合,时间发展上要突破技术上的障碍。比如说我们第一阶段,今年和明年,可能我们要去做像一些陪伴孩子的宠物机器人,要突破仿生机器人以及多模态等关键技术。愿景上2025年也就是3年后,到2030年我们认为服务机器人会走进每个家庭,这要突破很多机器人关键性的技术,包括跨模态融合自主学习以及人机交互等等。所以要解决这些问题,其实需要把软硬结合一起去做,而且一起在这个方向上不断获得突破。除了刚才大家比较多人热衷和游戏社交的元宇宙。产业元宇宙在农业核工业要更好地实现虚实融合。我们可以想象,在农业领域,农业的生产者可能会在虚拟空间内,借助这些智能设备对农作物和畜禽进行监测,制定农作物管理措施,并利用智能设备来落实这些措施,这些都是逐步实现过程当中。

工业元宇宙也是一样,工业元宇宙可以在研发设计环节,用虚实共生来优化全生命周期的过程。像现在我们看到虚拟汽车的碰撞实验,有一些人已经在做这些事情。根据实验来改造虚拟设计,最终再做一个实体汽车,这就会节省很多成本。实际上我们有一些企业都在用数字孪生技术做这样的事情。未来是否可以打造工业元宇宙公共平台,让很多上下游产业链的厂商都可以利用这样的平台建设虚拟工厂。想象中未来这个技术要走向虚实结合的实际应用场景,我们这个技术真正能够从实践中来,而为实践真实需求而服务,这样就可以促进我们的经济发展更加高质量发展。谢谢!

主持人:杜兰,我觉得你说得特别好。你说到了你们如何做元宇宙的产品,有很多观众关注的是你认为你们公司或者在现在中国发展元宇宙的优劣势是什么?

杜兰:中国发展元宇宙跟我们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优劣势是一样的。中国做元宇宙的优势很明显,首先有很好的大数据的基础,人口的基数和技术的发展。有很好的优势,元宇宙需要对用户和场景的理解,我们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有很多很好的应用,而且有很好的体验,这些也是我们的优势。还有就是产业链的优势,我们硬件制造的产业链非常发达,这是离不开的。当然我们还有政策的优势,集中力量办大事,这是我们希望推动元宇宙健康发展。规避一些潜在风险。同时,中国有很强大的文化和IP的优势,中国美学的传统,会做出我们非常有特色的元宇宙。

提到劣势,我们在芯片、操作系统、渲染、光学显示有很多领域和技术与国外存在差距,我们希望在这样的一些领域不断获得一些突破。而我们作为一个人工智能的公司,我们也是认为因为人工智能确实是元宇宙核心的支撑技术之一,所以我们也是希望能够在这个领域不断加强我们的探索和实践。谢谢!

主持人:威廉,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谁真正在构建这个元宇宙?我觉得没有一个公司能对构建一个元宇宙进行垄断呢?

沈威:我觉得所有的艺术创作者或者是软件开发者以及企业,他们会建构自己的元宇宙,而我们英伟达可以作为他们做元宇宙一个很好的选择。我们不是为了虚拟而虚拟,比如说,模拟元宇宙,我们有一个必须要达到物理精确度的模拟。为什么?我们要能够反映真实的世界,我们今天做出来的所有虚拟世界就跟我们在电影或者在钢化里面看到的没有不一样。所以我们这边特别要强调的是要符合武力规律的模拟和方针,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但是现在最大的挑战,也就是我们认为刚刚提到的技术要创建的时候,哪里来数据?所以这些技术的创建非常关键,也是我们一再强调我们可能需要引进新的技术,包括合成数据的生成,来完善整个他们在元宇宙的建设。这是我们的见解。

主持人:非常感谢威廉。袁总,能不能谈一谈刚才嘉宾所说的这些东西,你对现在元宇宙能够带来的一种对我们世界革命性的变化究竟是什么?我认为元宇宙是一个革命性的变化,像我们前面所说的那样,我们如何避免一个蒂托邦的世界?

袁辉:首先,刚才我讲完以后你提到一个乌托邦,现在提到一个蒂托邦,无论是乌托邦,还是蒂托邦都是有梦想的,很多年前人类看到天上的月亮升起一个念头我想登月,最终无数的科技工作者把梦想实现。很多很多年前人们会觉得登月是痴心妄想或者是传说。所以元宇宙刚才我们会看到,元宇宙首先第一实际本身就是我们人类的一个梦想,一个对未来美好生活的一个愿景。其次,元宇宙我们并不需要把它当做另外一件事情,我们一直在里面,只是当下的认知决定了我们对元宇宙的认识。刚才很多嘉宾谈到了很多的应用场景,无论在工业、农业、生产制造业、消费业、零售业,消费元宇宙都大量存在。今天全世界会有三个主要落地的场景:

第一是数字人和虚拟人,这个可以大胆地预言,接下来手机上的App很快会变成数字人和虚拟人。像早年我们在互联网如何查询信息?最早是雅虎的网页,然后在Web网页上搜索网址,我们今天都是用应用和App,再往元宇宙走的话都会变成数字人,一开始有无数的数字人,最后一个数字人告诉你帮助你做很多的事情。所以数字人和虚拟人是元宇宙今年落地的第一个场景,会应用在很多行业。

第二个场景:NFT。NFT涉及金融监管的问题,海外的NFT比比皆是,还有一个是VR和AR的终端,这个对于今天在座的听众朋友,无论你是被动的使用者还是对产品的拥有者还是要主动参与,基本上这些都会在消费中得到体验。还有每天在使用的,无论是使用小i的产品还是科大讯飞的产品,每天大量的体验都是被元宇宙和人工智能包围。我们元宇宙有非常长远10-15年的梦想,但是三年内元宇宙一定会爆发,你现在就在使用元宇宙的产品,所以我们不存在我们要从一个业态跳到另外一个新的业态,这个概念不存在,好比你从来没有离开地球和宇宙是一样的。所以接下来的发展当中,本身我们会有一个非常扎实的基础,随着科技的进步,我们已经大量被虚实融合,而且元宇宙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刚才杜兰比较谦虚,我的观点更明确,元宇宙虽然现在谈了七大技术,人工智能是元宇宙最核心的技术。为什么?元宇宙是什么概念?人类所有跟人类之外的非人类物理世界的交流全部要靠人工智能来进行支撑。人工智能的核心是认知智能,所以这里面我们在接下来元宇宙的发展过程当中,已经从实到虚,实际的数字孪生到AI会生成有很多AIJC,生产内容服务资产。

在元宇宙的世界里面超越了过去物理世界的限制。比如说在上海要建一栋经贸大厦,要花多少人力、精力完成这个事情,但是元宇宙可能1秒钟就生成了,你甚至可以生成火星和宇宙。元宇宙不是缺生产资料、生产工具,缺的是想象力,就怕你没有想象力。中国或者是全世界目前做元宇宙的劣势,谁拥有更强的想象力,谁就更能够心想事成。谢谢!

主持人:天啊,谢谢你!我们已经在元宇宙中生存了,我们只是需要改变一下自己的视角。田博士我也想回到你这边,你刚才说的AI和虚拟人物可以赋予他人性、智能,可以给他一个灵魂。所以我想回到一个更加哲学的问题,就是关于虚拟的AI和虚拟人,他们如何能够更好地服务于社会?

田奇:我们如何为人类福祉服务的问题,这是很好的问题,也是值得大家关注。我们提到元宇宙的技术或者是数字人、虚拟人技术,我们认为,它不应该仅仅局限于游戏或者是娱乐的行业或者是其他的参与场景,应该在更广泛的领域,比如说关于人类的民生或者是公益服务。

举两个相关的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教育领域,一般我们提到教育会关注两个点,一是如何提升教育质量;第二是如何扩大教育的覆盖范围。元宇宙的技术恰恰可以最好赋能这两点。对于提升教育质量,现在元宇宙的虚拟人,可以拓展你的教育想象力,让学生在虚拟的环境中或者是沉浸式的体验会更加好,从而达到提升教学质量的问题。至于覆盖范围,由于数字人和虚拟世界的不断成熟更加逼真。所以高质量的教育就可以规模化地复制,这样就可以弥补一些不发达地区或者是其他一些边缘地区教育资源的紧张、稀缺和不均衡的问题。所以我认为,元宇宙+教育不光是基础层面的应用。

第二个例子为人类的福祉跟我们息息相关的就是医疗领域,医疗领域不管是全球范围还是局部地区,存在医疗资源紧张和不均衡。元宇宙提供的像在线的虚拟问诊或者是智能分诊技术,可能就会让患者和医生虚拟化身,它是一个数字人,近距离面对面交流,可以近距离,多角度观察患者的状况,可以给出更好的医疗建议,对医疗资源进行更好的分配。同时可以缓解全球和局部地区医疗资源的不均衡。同样让欠发达地区享受优质的医疗服务。

我是做人工智能的,AI要向善,所以也希望元宇宙技术的大型公司具备超越经济效益至上的人文关怀的意识和相关的担当。谢谢!

主持人:谢谢!戴璞先生,回到你这里,每年都有一些技术公司,所以我想从咨询顾问的角度来说,如果我是一个技术公司的CEO,我需要世界其他地方的咨询、顾问,你们需要吗?因为现在有这么好的技术,基本上相当于强大脑子了,我们根本不需要咨询公司了?

戴璞:谢谢主持人。如果很多人都是这样的,很多人都不需要工作了,你的工作和我的工作都不存在了。所以对咨询业而言,我们的确看到了随着信息断裂,人们出现这样的信息爆炸,客户也给我们询问很多问题,因为罗兰贝格就是一家咨询公司。

首先你要有远见,如果你想让东方遇到西方,你需要把这些相关的领域让他实现。所以我们需要各种不同的平台来令这些平台更好地了解自己。先建立愿景,然后再建立平台,我们的确看到现在我们还是用工业数字化为例,的确我们做了一些调研,在这个领域,在德国,德国是全球的工业工厂,所以我们也对他们进行了调研,根据调研结果,有很多制造公司70%的制造商,他们对投资回报感到比较失望,尤其是对整个产业而言。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因为他们所预计的产出以及投入来改进工业结构的改善等等,包括一些工厂设施所做的投入相比他们的产出相比是不能符合预期。这个是罗兰贝格在欧洲等很多地方都有例子来证明这一点,大家目前是比较失望的。

就基础设施而言,我们想一想,假设元宇宙可以促进工业化的实现的话,我相信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说,你还是需要工业有一定的竞争,否则没有工业数字化的竞争的话,再强调虚拟和现实的结合也是不现实的,要先了解自己的商业模式,然后再往下如何实施执行。制造业就是关于实施和执行。就是是否能够按需进行生产。按照客户的需求和市场的需求进行生产,不管怎么样,我们的生产链和价值链是非常重要的,就是我们的工业和工程技术非常重要。

我们还需要进行更好的数字资产的设计和销售。通过元宇宙的加持我们可以进行更好的模拟,人也好,机器也好,包括人的行为,模拟人们在真实生活中的行为。所以我相信,数字资产我们可以设置数字资产商店,像苹果商店一样的,我们可以来销售这些数字资产。之前几位嘉宾也谈到了这一点,激发了我的想象,可以通过数字资产建立我们的商店,之后利用元宇宙的因素,从现实基础上加上虚拟技术。就像电脑一样,非常容易实现的。

主持人:我们已经超时了,最后把机会给到袁总,你认为元宇宙是否会改变人类的文明呢?请你跟我们分享一下你的总结想法。

袁辉:元宇宙一定会改变人类的文明。元宇宙给了人类一个机会,本身在人工智能时代,我觉得略有悲观,大家太看中科技和工具。但是元宇宙实际上把过去所有的科技生产力、生产方式全部做了包容,而且在科技的推动下,会创造人类原来从来没有见过新的生产力和生产方式,在新旧激荡的过程当中人们会重新思考我是谁?这个宇宙到底是什么?所以会有一个巨大对未来世界或者是真实世界的探索动力,这个恰恰是人类几千万年来人类前行的核心使命和原因。这也是元宇宙从今天开始对我们人类真正的意义所在。

主持人:感谢诸位的聆听,感谢袁总的分享。感谢我们所有线上的嘉宾。希望我们已经给了我们观众一些非常有意思能够思考的方式。如何理解元宇宙,以及如何在元宇宙取得成功。在这样一个时代活得更好。我们希望博鳌亚洲论坛大部分时候可以是线下聚会,可以在其他领域体会元宇宙的魅力。感谢所有观众和嘉宾。可能我们在2023年会进一步讨论这个话题。感谢诸位!

在线客服
售前咨询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